《权力的游戏》第一季剧情梳理




首先在我们梳理权游第一季剧情之前我们先来了解一下异鬼和守夜人的事。

异鬼是一个来自塞北永冬之地的神秘种族,曾维斯特洛大陆带来巨大的混乱和战争。几千年前,古代先民和维斯特洛大陆的最古老生灵-森林之子,联手打败了异鬼,将他们赶回了永冬之地,然后建起了长300里高700尺的绝境长城,将异鬼封印在七国之外,随后成立了守夜人军团在此守护。守夜人不论出生,誓言守护长城,至死方休。

下面权利的游戏的故事开始

从狼喉与鹿角开始。

​ 在一个名叫维斯特洛的大陆的北端,大领主艾德史塔克刚刚处决一名疯疯癫癫的逃兵,带着史塔克的公子们回城的路上,发现一只被公鹿刺穿喉咙而死的冰原巨狼,联系史塔克家族的奔狼家徽,这并不是什么好兆头。在私生子琼恩雪诺的强烈要求下,冰原狼遗留的一窝狼崽被兄妹留人分别领养。适逢前首相艾林暴毙,国王劳勃带着瑟曦王后,王子乔弗里等人,从首都君临城千里迢迢赶到史塔克家的居城临冬,亲自任命艾德为新首相。

​ 出任首相意味着远赴君临城,离开史塔克的势力范围。虽然劳勃和艾德是打天下的挚友,曾和艾德的妹妹莱安娜有婚约,艾德的夫人凯特琳还是对此深感顾虑。然而一纸密信,迫使艾德做出决定。凯特琳的妹妹莱莎是前首相的妻子,她在密信中向凯特琳透露,自己的丈夫是被兰尼斯特家族谋杀的。兰尼斯特是珍兽维斯特洛七王国中西境的富裕家族,也是瑟曦王后的娘家。倘若密保属实,那么国王劳勃,可以说是身处险境而不自知。为了辅佐并保护自己的好友,同避免打草惊蛇,艾德接受了任命。

​ 就在要和国王一起班师回朝时,意外发生了。史塔克家排行第二的儿子布兰,撞见瑟曦王后和她的弟弟兼侍卫詹姆乱伦。詹姆为了灭口,吧布兰从高塔推下去,摔成重伤。

​ 布兰的意外打乱了原有的安排,除了不知好歹的乔弗里王子,所有来宾都对布兰的伤势表现出至少是礼节上的关注,特别是天生残疾的侏儒,提利昂兰尼斯特。提利昂是兰尼斯特家的次子,却是最有头脑的一个,敏锐的推测,布兰肯定是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东西。不过提利昂来北境的目的,其实为了参观绝境长城。

​ 史塔克家镇守的北境王国,是处于维斯特洛大陆七王国最北端的一个,是抵挡塞外的野人与其他恐怖事物的前锋。而凭借长城天险,战斗在第一线的是一个由少量的志愿者和多数的罪犯组成的守夜人兵团。

​ 私生子琼恩自愿加入守夜人,临走前和亲人道别,并送给妹妹艾丽娅短剑“缝衣针”,提利昂这个观光客就顺便和他一起前往长城。艾德则带着女儿们和部下,随王室前往君临赴任。

​ 在南下的路上,劳勃接到狭海对岸的厄索斯大陆传来的密保,坦格利安家族遗孤丹妮莉丝和游牧民族的一位首领成婚。坦格利安是在劳勃的拜拉席恩家族之前,统治了七王国三百年的家族,最初凭借少量士兵和三条巨龙征服了大陆,并缔造了以铁王座为象征的强大王朝。不过后来,巨龙灭绝,坦格利安式微,最终以雷加坦格里安,掳走劳勃的未婚妻莱安娜,为导火索引发了一场叛乱。劳勃在叛乱战争中获得胜利,取得王位,坦格利安遭到灭族,只有韦赛里斯和丹妮莉丝兄妹两人逃到了厄索斯。两个原本已经不名一文的遗孤,遇到了伊利里欧这个拥王者。伊利里欧是一位总督,在他的安排下,丹妮莉丝与富有且强大的游牧民马王卓戈成婚,希望有朝一日,兄妹俩在桌戈的支持下夺回铁王座,为此,还在婚礼上献上了似乎没什么用的无价之宝:三颗石化龙蛋。

​ 回到劳勃这边,劳勃深知斩草除根的道理,想在丹妮莉丝做大之前铲除她。重视荣誉的艾德完全不认同这种做法,暂且阻止了劳勃。

​ 布兰自摔伤之后一直昏迷,母亲凯特琳始终守在他的身边,就算发生火灾也寸步不离,却意外地阻止了以为神秘刺客对布兰的暗杀。这次暗杀和其他蛛丝马迹让凯特琳确信,布兰跌落式被人谋害的,而且和兰尼斯特家族脱不了干系,嘱咐儿子们镇守临冬城,自己秘密南下,去君临通知艾德。

​ 早在临冬城的宴会上,瑟曦王后就撮合珊莎和乔弗里,促成史塔克和王室的联姻,自然就尽量安排两个年轻人在一起。结果,在他们南下的路上,乔弗里为了在珊莎面前逞英雄,在艾丽娅的朋友寻衅滋事,被艾丽娅的狼咬伤。瑟曦执意要处死那只狼,不过艾丽娅早就让自己的狼逃跑了,珊莎的狼成了替死鬼,王后和史塔克明面上的梁子算是结下了。

​ 一路风波之后,艾德终于来到了君临,却发现自己的第一份工作,是安排一场毫无建设性的比武大赛,还得知,劳勃登基后,荒淫挥霍,国库已经负债累累,深感肩头重担,比劳勃称王后飙升的体重,有过之而无不及。

​ 这会儿,布兰从昏迷中清醒,而且消息渐渐传开,有人欢喜有人愁。凯瑟琳秘密前往君临早就被她的老相好贝里席发现,好在贝里席姑且是站在她一边的,给她藏身之所并安排艾德与她见面。贝里席向他们透露,那个刺客使用的匕首,乃是提利昂的所有物,似乎印证了凯特琳对兰尼斯特家的怀疑。

​ 而这会提利昂正在跟琼恩他们参观守夜人营地,琼恩从小就接受临冬城教头的刀剑训练,新兵在校场被他打得满地找牙,这让他有些脱离群众,导致其他人都不太喜欢他,提利昂给他解围。其实一路上提利昂都在给琼恩传授人生经验,可惜话不投机,但这次琼恩听取了他的建议,不再一味称霸,而是把自己的技巧倾囊相授,和新兵们成为了要好的朋友,也对提利昂另眼相待了。

​ 守夜人总司令找到提利昂,向他求援。维斯特洛的季节更替,只有冬夏两季,而且一季通常可以持续数年,根据维斯特洛学术中心发布的信息,这个夏天已经是第九个年头了,如今昼长变短,凛冬将至,守夜人兵力不足,物资缺乏,一旦冬日降临,将难以在严寒中低档野人的侵袭,而且种种迹象表明,传说中的异鬼可能已经苏醒。司令希望提利昂能向他的王后姐姐争取一些增援。

​ 布兰瘫痪后一直很消沉,在梦中频繁感受到神秘三眼鸦的召唤,提利昂的顺利造访,打断了他的闷闷不乐。提利昂天生就是侏儒,受尽了来自各方的冷眼和嘲弄,因此对残废,私生子等受歧视者都抱有真挚的同情,他送给布兰坐鞍的图纸,让他能再次骑马,接着南下会君临,巧遇在君临办完事后北上回家的凯特琳。因为之前听信了贝里席的说法,凯特琳把提利昂当作谋害布兰的凶手抓起来,并把他押送到自己妹妹莱莎居住的鹰巢城。

​ 艾德当首相后,除了要收拾劳勃的烂摊子,还有重担在身,就是调查前首相暴毙的真相。情报贩子瓦里斯向他透露,前首相很有可能是被灭口的。在调查中,艾德找到了七王国主要家族的族谱,并探访了劳勃的私生子。

​ 艾丽娅是艾德的小女儿,不爱红装爱武装,来到君临后,一直跟着父亲给她安排的资深剑客学习击剑。在她联系猫扑时,误入地窖,听到了有人密谈对父亲不利之事,可惜并没有得到艾德足够的重视。

​ 乔拉曾是北方熊岛的领主,曾被艾德判处死刑,为了得到王室赦免,给瓦里斯当卧底,暗中汇报两位坦格利安遗孤的一举一动。根据他的告密,劳勃得知了丹妮莉丝怀孕的消息,并正式吧刺杀提上日程,引起了艾德的强烈反对,和劳勃大吵一架,当场辞职。

​ 此时,凯特琳私自逮捕提利昂的消息传到他哥哥詹姆的耳中,出于报复,詹姆在艾德身上还以颜色。艾德原本准备辞职后,尽快带女儿们会临冬城,结果在和詹姆的争斗中受了严重的腿伤,加之劳勃消气,命令他官复原职,尽快和兰尼斯特和好,看来短时间是回不了北境了。

​ 兰尼斯特族长,泰温公爵,手下有一名大将,人称“魔山”,自从提利昂被抓后,此人四处作恶,并栽赃给凯特琳的徒利家族。艾德下令,让贝里爵士率部剿灭魔山一伙恶徒,并传唤泰温兰尼斯特本人来君临问话,这下史塔克和兰尼斯特,恐怕是要势不两立了。

​ 显然君临已经是危机四伏,艾德要把艾丽娅和珊莎送回北方,珊莎说什么也不乐意,她和乔弗里有婚约,正准备给他生个雄狮一般,满头金发的孩子呢。艾丽娅笑话她说,金狮子是兰尼斯特家徽,拜拉席恩是雄鹿,小女儿你一言我一语,无意间道破天机。

​ 艾德把前首相查阅族谱,他临死前的遗言“种姓强韧”,劳勃的那一大堆私生子,以及自己儿子布兰遇害的事情,联系起来,发现,劳勃乃至整个拜拉席恩的人都是一头黑发,劳勃的那堆私生子,无论母亲发色如何,也都是黑发,按照现在的话说,就是显性遗传,只有那三个王室子女是金发,简直就像是兰尼斯特家的人一样。

​ 凯特琳和莱莎坚信提利昂是谋害布兰以及前首相的凶手,把提利昂关在鹰巢城特色悬空牢房里,受冻挨饿,要他认罪。提利昂为了脱身,心生一计,谎称要坦白罪行,借机提出比武审判,并提名自己的哥哥,当今天下第一剑客,詹姆兰尼斯特代表自己出战。莱莎当然不同意,要他另选。于是,提利昂当场策反了雇佣骑士波隆,作为自己的代理骑士。相比莱莎的骑士,波隆的装备更简陋,好在他经验丰富,应对灵活,战胜了对手。提利昂和波隆一起,大摇大摆,离开了鹰巢城。

​ 发现真相的艾德找瑟曦摊牌,说已经知道她和詹姆乱伦之事,三个孩子都是出轨的产物,艾德自己不愿制裁妇孺,但身为首相,等劳勃打猎回来就必须汇报此事,就劝说瑟曦带着孩子逃亡,然而瑟曦王后并无此意,表示权利的游戏中,不当赢家就只有死路一条,她要赢。

​ 劳勃在打猎时遭遇意外,伤重不治,临终前给艾德留下遗嘱,让他辅佐自己的儿子乔弗里,并取消对丹妮莉丝的刺杀。眼看国王将不久于人世,艾德没法向他汇报瑟曦出轨,也不愿意王位就这样落入瑟曦手中,只能把遗嘱中“王子乔弗里”暗中改为“合法继承人”,意指劳勃的两位弟弟。处理完遗嘱后,艾德向大太监瓦里斯,传达取消刺杀的命令,却得知刺客早已上路,来不及了。

​ 原本是卧底的乔拉,渐渐为丹妮莉丝而倾倒,成为了她最忠实的侍卫和顾问。当假扮酒商的王室刺客在集市上给丹妮莉丝献上毒酒时,了解真相的乔拉跳反,揭穿阴谋,保护了丹妮莉丝母子。经过这次未遂的暗杀,原本对反攻大陆兴味寡然的卓戈,勃然大怒,决心要率部渡过狭海,为自己未出生的孩子,夺取维斯特洛的铁王座,完成所有马王都不曾实现的伟业,丹妮莉丝终于看到了梦想将要实现的苗头。立下大功的乔拉,则暗自抛弃过去,把背叛的秘密埋在心底。

​ 艾德拒绝了劳勃三弟蓝礼与贝里席的建议,迂阔的坚持,拥继承顺位第一的二弟,史坦尼斯为国王。考虑王后现在可以调动的兵力比自己多,艾德委托贝里席贿赂城防军,作为自己的后盾。

​ 不久后,劳勃驾崩,瑟曦让乔弗里继位,并召见艾德。王座前,艾德公布劳勃的遗嘱,宣称乔弗里无权继位,命令城防军逮捕王后和乔弗里,殊不知,贝里席早就站在了王后一边,城防军调转矛头,屠杀了艾德的部下。贝里席亲切地提醒艾德,信错人喽。

​ 政变已经结束,清算刚刚开始。君临城里,艾德从北方带来的侍从和部下统统被剿灭,两个女儿也被盯上,珊莎被瑟曦挟持,被迫写信让大哥罗柏来君临效忠,艾丽娅则在击剑教练的掩护下逃脱追捕,之后隐于市井,不知所踪。

​ 罗柏收到珊莎的信,觉察大事不妙,在临冬城举将旗,召集麾下所有封臣,率军南下救援父亲。泰温集结西境兵力,以詹姆为前锋,准备迎战罗柏的北方军。刚好提利昂和波隆一路赶到营地,还带着路上说服的一小批蛮兵。

​ 卓戈为了挥师渡海,掠夺奴隶,筹备钱财,丹妮莉丝同情沦为奴隶的妇女,救了他们,间接导致了卓戈与一名部下的矛盾。部下看不顺卓戈对丹妮莉丝百依百顺,公开挑战,卓戈大获全胜,只是瘦了点微不足道的皮肉伤,丹妮莉丝让自己救的一位巫女给卓戈处理伤口。

​ 在君临城,王后一派已经控制了局面,把艾德投入地牢,并任命泰温为新首相,还将本身应终身任职的御林铁卫队长,巴列斯坦解职,新队长是詹姆。詹姆身为御林铁卫,在上次叛乱战争中,亲手杀死了国王伊里斯,因此获得了弑君者的骂名。巴列斯坦将新队长的任命视为奇耻大辱,和王室决裂。至此,兰尼斯特家族算是牢牢控制了整个王室。

​ 罗柏的军队面临两个选择,直取泰温大营,或者迎击詹姆的先锋军,无论选哪个,都绕不过滦河城。滦河城领主瓦德,可谓“老而不死是为贼”的生动诠释,九十岁 高龄,还庆幸地掌管,并生产者庞大的弗雷家族,坚城滦河,牢牢卡主三叉戟河要冲,而吝啬的瓦德侯爵,从没有错过一次收过路费的机会。目前罗柏他们还不清楚,这个阴晴不定的老家伙到底站在哪一边。凯特琳替自己儿子和瓦德谈判,发挥外交手段,以双重联姻为契,达成了相当实惠的盟约。罗柏得到了瓦德侯爵的鼎力支持,包括通行权和滦河城的大部分士兵。

​ 泰温让提利昂率领那些蛮兵做大军前锋,提利昂点破父亲的意图,说要我死就直说,别把军队搞乱,愤然离席。

​ 罗柏抓抓住了泰温的密探,一招反间加声东击西,拖住泰温的主力,奇袭并全灭了詹姆的先锋军,最主要的是成功俘获了詹姆,把他这个兰尼斯特家族的继承人捏在手上,作为人质,进可要挟,退可谈判。

​ 瓦里西劝说艾德认罪,留得青山,艾德为了女儿的安全,放弃名誉,承认了叛国罪行。艾德的认罪至关重要,一旦他认罪,罗柏就师出无名,兰尼斯特就能顺势息事宁人,让北方佬吃个哑巴亏。所以原本会议内定,只要他认罪,就给条活路,发配长城加入守夜人。哪知乔弗里在刑场毫无征兆地变卦,下令将艾德斩首,以儆效尤。这一切都被混入人群的艾丽娅看在眼里,和艾德有交情的守夜人拦下情绪激动的艾丽娅。

​ 这名守夜人名叫尤伦,他吧艾丽娅乔装成小男孩,化名阿利,混在发配长城的新军里带出君临。珊莎也目睹了父亲的死刑,变得有些魂不守舍,更糟的是,乔弗里当国王后,没了管束,原形毕露,开始虐待珊莎。

​ 罗柏得到了父亲被当作叛徒处死的消息,和领主们讨论下一步该怎么办。眼下有两个选择,拥立蓝礼或拥立史坦尼斯,而北方领主们选第三条路。自古以来,北境凭颈泽天险,于南方诸国隔绝,在北境之王史塔克家统治下,自成体系,有着和南方完全不同的风俗和信仰,直到坦格利安巨龙临空,才向中央降服,但也保留了相当程度的独立,原本称王的史塔克家,继而被封为北境守护。如今时过境迁,坦格利安已绝,加之北境守护艾德史塔克被害,北方领主们决心重拾独立,拥罗柏史塔克为北境之王,摆脱南方佬的控制。在“北境之王万岁”的呼声中,罗柏史塔克走上了一条更加艰辛和沉重的道路。

​ 詹姆被俘虏的消息也渐渐传开,泰温这下头疼了,几个子女中,他最看重詹姆,倘若他留着艾德这个筹码,还能和罗柏交换人质,现在因为乔弗里乱来,艾德没了,这不光让人质间的较量逆转,还彻底断绝了兰尼斯特和史塔克和谈的可能。除此之外,泰温还要对抗蓝礼和史坦尼斯两股兵力,陷入三面包围。为了防止乔弗里再惹出乱子,泰温派提利昂去君临做代理首相。

​ 卓戈用了巫女的药膏之后,伤口感染,从马上跌落。游牧民只追随强者,卓戈病重之后,大部分人都弃他而去。丹妮莉丝为了救活卓戈,让巫女使用血魔法,无论付出什么代价,都要救活她的丈夫。巫女施法后,丹妮莉丝感受到了胎动,不久之后临盆,产下了一个畸形的死胎。醒来后巫女得意洋洋地对她说,以命换命,他应该心知肚明。丹妮莉丝来到夫君身边,失望地发现卓戈并没有真正痊愈,变成了毫无反应的空壳,终于意识到,巫女从一开始就背叛了她,甚至从没有感激她的救命之恩。在巫女眼里,卓戈是不可饶恕的屠夫,而丹妮莉丝和她未出生的孩子都是帮凶。丹妮莉丝最后不得不无奈地亲手了结了卓戈的驱壳,并按照游牧民的习俗,火葬了他,连同背叛了自己的巫女和那三颗龙蛋一并付之一炬,最后自己也步入熊熊烈火中。

​ 大火烧了整整一夜,在灰烬纷飞的清晨,乔拉和其他人还不愿意离开的人,在残渣中发现了毫发未伤的丹妮莉丝和三条从龙蛋中孵化的幼龙。目睹了神迹的人们纷纷宣誓效忠丹妮莉丝。

​ 无论是维斯特洛还是厄索斯,信息的传播向来很迅捷,不需要多久,狭海两岸的人们都将得知,真龙回来了!

吐血整理,制图不易,请大家多支持!


好了,今天的分享到这里就结束了。 如果有什么问题的话可以在下方留言哦(留言我可能不容易看到,也可以私信给我)。

欢迎关注我的个人博客!


  • 发表时间:2017-09-01
  • 版权声明:自由转载-非商用-非衍生-保留署名
  • 评论

    姜家伟-jiawei15214742755@163.com
    博主
    由于后台没设置评论提醒,所以可能看到会比较慢,如果有什么问题也可以私信给我!
    留言